咿呀萨萨

没有不能吃的cp,只有不能干的太太

just 脑洞

高三开学两个星期简直生不如死(……)原来我写作业的效率可以这么高。

和灵魂之友TM妹子存了个脑洞,白切/幸金双视角的文

之所以说是just,就因为脑补很美好,现实很残忍,写出来的东西实在不是很好吃……或者说,一旦下定决心写长篇, 就更加不好吃……

小海带没受过摧残在四天茁壮成长,以及在立海大备受摧残的新人之花小金

(虽然狗血,好想写三角,想写笨蛋财前喜欢赤也,最后还是推了一把傻傻的海带和前辈一把的神助攻


幸金这个很拉郎,还不如幸越来得靠谱。可是我实在YY这对很久了,比如像这样的↓:


幸村在部活室的长凳上坐着,擦汗的白色毛巾搭在他的脖子上,表情中有一种阴郁。真田靠在柜子上,拉了拉帽子,对于幸村的这种反应,他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打破这股沉默。


“我想要,毁掉远山君。”

幸村的这句话很轻,但是在真田耳里,如雷般响:

“幸村!……我不允许你这么做。”

真田的表情很严肃。幸村也是,他的眼里只有认真,没有要半分玩笑的意味。

“毕竟立海大三连霸没有死角。”幸村垂下眼,自顾自说。

“……再说,这么容易就被毁灭的话,远山君就不是远山君了吧。”幸村脸上重新挂上了笑容,先前几乎要满溢整个部活室的恶意被收敛得滴水不漏。真田有一瞬被他的笑容中的那种压力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,他笔直的站着,看着幸村走出部活室。


“明天见吧。真田。”幸村说。

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……
……

真的一点也不甜蜜啊OTL就是黑化度10000%的幸村大大


或者,这样的白切↓:


“前辈!!!!”切原在对面车站月台很努力地向着白石招手。白石看到,也招手回应了他。一会白石反应过来,好像有什么不对啊:

“赤也君,不是这条线啊!!!!反了!!!!!反了啊!!!!!!”

白石几乎了忘记这里是车站,大声冲对面喊了起来。可惜还是太迟了,赤也的身影已经被飞快闪过而短暂停留的电车带走了。

白石维持了一个伸出手的僵硬的动作,最后收起动作,心情复杂地打电话拜托了修给自己一个批假。

“啊……是赤也吧。”

电话里男人一语道破本质,尽管看不到对方的脸,白石还是无言地点了点头。

真不愧是修。白石挂掉电话,默默地搭上了与学校方向相反的列车。




没有立海的高压,几乎是甜甜蜜蜜,没受过什么挫折的海带。不过对财前具有竞争心,从一年生的时候起就是欢喜冤家。不满财前的性格。

“财前财前,英语作业借我抄吧?!”

“不要,自己做。这次的段子我翻了很久的脱口秀节目才做出来的……”

“切,你这家伙真不近人情哪!”切原不满的大声嚷嚷。财前只是冷淡的戴上耳机:

“你也太吵了。要我说,这种程度的作业明明自己就能完成,总是想着靠别人去逃避自己害怕的东西,也太没用了一点吧。“

财前用的是毫无疑问的肯定句,连看都没看他一眼,目光一直放在新买的音乐杂志上。切原没来由的烦躁,上国中以后他已经很少红眼了,此时却又觉得眼热了起来,他压下情绪,狠狠地从书包里抽出之前买的英语搞笑漫画还有作业本,往课桌上一砸,开始费力的看起来。财前往他那瞟了一眼,继续看着他的音乐杂志。

切原没注意到,财前根本没有开歌——

他只是单纯的,戴上了耳机而已。





糟了。有点停不下来的冲动。果然我的文力只有这么多吗……


金太郎兴致勃勃的凑到柳跟前去看今天的对战表,雀跃的心情一时有点破碎。

幸村、啊不对,是幸村部长……

他几乎苦着一张脸,他最喜欢打网球了,可是他唯独不想跟那个人打。感觉无论怎样的球都会被完美回击,而且被灭五感时,那种恐惧的感觉,仿佛到了现在还留在身体里,成为了一种本能的害怕。

但是他绝不会退缩。因为他对网球的爱,绝不可能因为那个人有任何改变。他最喜欢网球,最喜欢网球,最喜欢网球,因此就算是幸村,也无法阻止他——

金太郎这么想着,重新鼓起笑容和干劲:“好咧——!今天跟幸村部长来一场,这次,绝对让他刮目相看!”

柳闭着眼也能感受到,面前金太郎此时洋溢出来的生机与活力,他几乎想要阻止这个孩子,想告诉他,他所通往的,绝不是什么美好的未来,而是一条走向毁灭的道路。

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点:他们最强大的部长,会毫不留情地将这孩子打击得体无完肤,直到他彻底绝望为止。

……然后,新星将会涅磐重生。

至少直到那时,柳都是如此坚信的,所以他默许一切的发生,并无出手过多干预。

直到金太郎递交了那份又写得丑,有几个错别字,还有几滴水渍的,被揉得皱巴巴,又被他的主人压平的退部申请。

“我不是部长……你应该把这个亲自交给幸村。“柳其实并不想这么说,他想要挽留的,可是见原本朝气蓬勃的少年低着头,说话还带点鼻音,他就什么话也讲不出了。

“我知道啊,可是,我不敢……”

金太郎吸了吸鼻子,真田正好提着包进教室,几乎只用瞬间读出了这个场面的含义,他大声喊:

“太松懈了!”

柳哑然。觉得又尴尬又好笑,不过心里确实暗暗感激真田此时的举动。最后金太郎退部的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,他本人也再没提这件事,一心全部投入练习,仿佛已经下定决心,要将打败幸村作为人生的终极目标了。

除了愧疚感以外,柳还觉得有些不安。这样做,对金太郎而言真的好吗?



脑补了一下折翼天使小金。大概就是这么个状况……大家体会一下。希望能够好好表达出来(。

just脑洞,NOBUGNO考据NO符合性格,只是,想写……

评论(7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