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手一生推

没有不能吃的cp,只有不能干的太太

苦瓜days

甲斐看着平古场,平古场看着知念,知念看着田仁志,田仁志看着甲斐。

“前辈,给苦瓜扎上蝴蝶结会不会太花俏了?”
“没有啊,多合适呀。”

听到耳熟的声音,四人纷纷回头,原来是早已买好苦瓜的不知火和新垣。
甲斐拉拉帽子,结束沉默的场面“那个,莫非,大家都是来买苦瓜的吗……”

三人无言地点头。不知火和新垣已经带着苦瓜告辞了。

说起来,给部长送苦瓜什么的,绝对不是什么敷衍。木手主将——永四郎——他是这么地热爱冲绳,热爱苦瓜,想来苦瓜作为生日礼物真是再合适不过了。就算是不承认冲绳等于苦瓜的平古场君,也是会承认永四郎等于苦瓜的呀。

苦瓜不好吗?
不,苦瓜实在太好了。
就是因为因为太好了才烦恼撒。
啧。

四人怀着同样的心事重重,一起凑钱买下了那条最大的苦瓜。平古场一个手抖差点没接住,幸好田仁志用缩地法稳住了阵脚,知念向脂肪率只有18%的灵活胖子投去赞许的目光。田仁志一分腼腆九分豪迈地露齿一笑,然后送苦瓜的任务就交给了甲斐。

“为什么是我啊!”

“裕次郎和永四郎不是一块儿长大的,感情要好的发小吗?”平古场假装关切地反问。

“只有他一直在指使我而已吧!”甲斐痛心疾首。

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甲斐最终接下了这份难熬的工作。他要陪苦瓜玩游戏,给它唱泪闪闪,不辜负永四郎的期望,让这条苦瓜成为十几年来永四郎收到的最好的一条。

“够了,甲斐君。让你吃苦瓜哟?”

甲斐犬躯一震,背后正是提着一袋苦瓜的木手主将。其中一条绑着粉红蝴蝶结的苦瓜静静地和其他苦瓜靠在一起。

永四郎推了推眼镜,从容而感动地接过部员们筹资购买的苦瓜大王。

“非常感谢大家,今后也请一起努力,向本州展现冲绳的实力。”

部员们鼓掌并坚定地拒绝了来自部长诚恳而热情的(苦瓜)生日趴的邀请。部长表示丝毫不失落,很有今天的苦瓜明日方长的意思。

苦瓜送出去以后,甲斐仿佛命都长寿不少,兴高采烈地跑去四处晃悠了。

木手叹了口气。

“甲斐君,令堂让你今晚来我家吃饭……”





1111过后猛然想起已经过了木手大大的生日,肯定要被塞苦瓜了。迟到的生贺文。
甲木木甲根本看不出区别?随便了就这样吧……
吃苦瓜有利于身体健康哦!(棒读)

评论(8)

热度(14)